沉没的王国---揭秘滇东自杞国(2)

第三集  南昆战马丝绸路


    昆明《大观楼云联》有句云:宋挥玉斧。说的是这样一个曲故:宋太祖赵匡胤凭一根铁棒扫平中原后,公元965年,便派大将王全斌攻打四川,四川平定后,王全斌只身回朝奏日:“四川虽克,但尚有大理国割据称雄,征南军尚在川中,臣请率得胜之师往征大理,实现江山一统”。太祖思谋再三,命人摆开中华方舆地图,见大理国山恶水险,蛮烟障雨仿佛天宝战争中唐王朝征南诏时被歼的二十万大军的冤魂正哀号其间。刹时英雄气短,顺手抓起龙案上压纸的玉斧,沿大渡河一划,说道:“前朝的教训还不够吗?此外非吾所有也!”

    宋挥玉斧!大观楼上,孙髯翁长叹一声,历史痛惜得流下了泪水,五百里滇池哀鸣了三百年,于是,云南被抛弃在中华版图外。

    封闭与被封闭者之间,本来就没有严格界线,你封闭了别人,同时你也被别人封闭起来了。解铃还需系铃人,打开这道封闭大门的还是赵匡胤的不肖子孙。

    自杞国时期正是中原宋金严重对立时期,先是北宋被金兵压迫至黄河以南,后是南宋退至淮河与金相抗。失去了大片领土;也失去了南宋战马的西北来源。

    战马、作为冷兵器时代军队的主要战力,往往决定着战争双方的胜负。因此、仅从战马这项战略物资看,南宋已被全面封锁起来了。于是、南宋有识之士们纷纷反思。开始怀疑他们先君的决策有失偏颇了。势之所迫,南宋只得把目光转向盛产战马的云南高原,绍兴三年(公元1133年)宋高宗赵构下诏,在广西南宁附近的邑州横山寨开设马市,购买极善驰骋的云南战马。之前,已派提举洞丁李一多次到云南招引贩马客商。

    云南、山青水秀草肥,物产丰富,时任广西桂林通判的周去非在《岭外代答》中记录道:

    蛮刀,以大理所出为佳。今世所谓吹毛透风乃大理刀之类。大理有丽水,故能制良刀云。

    诸蛮甲胃唯大理以象皮为之,前后掩心以大片象皮如龟壳……小片如中国之马甲叶,苛试之以弓矣,将不可彻,铁甲殆不及也。

    长鸣鸡,自南诏诸蛮来,一鸡值钱一两,形矮而羽大,毛甚泽,音声长圆,一鸣半刻。南宋诗人,参知政事范成大在其《桂海虞衡志》中记录道:

    蛮马出西南诸蕃,多自毗那、自杞等国来。自杞贩马于大理。大理,古南诏也,地连西戎,马生龙蕃。樊绰《云南志物产》载:“战马出自腾冲东面一带,有泉地美草,宜牧马,初生 如羔羊,六、七年方成,尾高极善于驰骤,日行数百里。近来以白为良。滇池地区龙佳。

    周去非《岭外代答》中记录了自杞王阿谢的神马:

    闻今溪洞有一黄淡色马,高止四尺余,其耳如人指之小,其目如垂铃之大,鞍缧将来,体起拳筋,一动其缰,倏忽若飞,跳墙越堑,在呼一喝,此马本蛮王骑来,偶病,黄峒官以黄金百两买而医之。后蛮王再来,见之叹息欲以黄金二百两买去,勿予之矣。尝有一势者欲强取之,峒官凿裂其蹄,然不碍于行也。此马,稀世之遇。

    云南,以战马为代表的战略物资,早在三国时就有力地支援了诸葛亮北伐中原的战争。经过玉斧划界的百余年封闭,此时,这块色彩斑斓的红土地,己是:坚铠思猛土,匣中宝剑夜有声,战马不甘伏枥老,朝嘶鸣,晚抛蹄,渴望八千里路云和月!于是无论后理国还是自杞国,都强烈希望打开东大门,与南宋进行交流。

    自杞国领袖们,以前所未有的政治热情和开放意识,抓住机遇,瞄准门前大市场,充分利用自杞国虎踞南盘江的区位优势,制定了“贸易立国,贩马兴邦”的经济战略路线,一方面蓄养战马出售,一方面从大理购马转卖,一年复一年,一代复一代,不辞艰辛地跋涉在滇桂黔的险山恶水之间。

    艰辛且不说,由于战马利润颇丰,每匹银价在三、四十两和六、七十两之间,东部的罗殿国便想垄断中间人的好处,他们筑关设卡,横加阻拦,迫使你低价转卖;他们理伏险要,索要买路钱甚至劫持自杞国马队。大理至南宁两千余里、闯关,不是一关两关,开路,不是一里两里,日日夜夜,总是惊心动魄的战斗和厮杀。

    云南,已经打开的大门,岂能让它再次堵死?苦于关河险阻和政治封锁的自杞国人,决不让罗殿国君划南盘江为界重演宋挥玉斧的历史悲剧!从自身的经济利益和云南开放的大战略出发,自杞国决定实施东征战役、背南盘江一战,全面打通南昆明战马丝绸路。

    公元1161年,云南高原;秋高马肥,金风送爽,三十七部雄兵集结在弥鹿川中,摄政王阿已一声令下,自杞国大军渡迁南盘江,铁流东向,浩浩荡荡。一路斩关夺锁,势如破竹。罗殿国的防御体系土崩瓦解,自杞国的版图在迅速和延伸——伸向黔南,伸向桂西,伸向红水河,直接和南宋的南丹州相接壤。又一条畅通的南方战马丝绸路在刀与剑,血与火中凤凰湟磐。从此、自杞国几乎垄断了广西马市。从而成为名符其实的云南对外开放第一国。

    宋人周去非《岭外代答》记录了这个史实:马产大理国,大理去宜州十五程,尔中有险阻,不得而通,故自杞、罗殿皆贩马转卖于我者也。罗殿甚迩于邕,自杞实隔远焉。自杞之人强悍,岁常以马假道罗殿而来,罗殿难之,故数至争。然自杞虽远于邕而迩于宜特,隔南丹州而已。绍兴三十一年(公元1161年),自杞与罗殿有争,乃由南丹州经驱战马直抵宜州城下,宜人峻拒不去,帅司为量马三纲,与之约日:后不许此来。自是有献言于朝日:”宜州买马良便。”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历史的潮流滚滚东向,谁也无法阻挡,强悍的自杞国人以铁以钢,以血以火开辟和悍卫了千里战马丝绸路,从此之后,整整一百年,自杞国皆与南丝路共繁共荣、共存共亡。

    南昆战马丝绸路的开辟,对南宋、自杞国、后理国、均有着十分特殊的意义。其依用是历史上的任何一条丝绸路均不可与之相比拟的。

    南昆战马丝绸路,是支撑南宋半壁江山的战略大动脉。早在马市初开的1137年,仅邕州一个市马区,便“岁中市马二千匹,自杞马多至一千五百匹,其后马益精,岁费黄金五镒,中金二百五十 镒,锦四百端,紽四千匹,广州盐二百万斤。”

    那么,整个广西马币,又将达到多少匹?南宋又将跛费多少?可见,宋人己不惜重金投入维护自杞的这条生命线了。我们真不敢设想,如果没有这条战马丝绸路。南宋的半壁江山能维持多久?于是,我们明白了后来的蒙古军制定的“先下西南迁回灭宋”战略中蕴含着一个重要企图就是:斩断南宋战马生命线!

    所购战马如何分配?据《建炎以来系年要录》载:乃命经略司,以三百 骑  岳飞,二百骑  张浚,又选千骑赴行在(杭州)。

    沿着这条战马丝绸路,自杞国人每年都将价值白银20条万两的数千匹战马输向岳家军和其他抗军队伍之中、骠悍的战马带着云南人民的美好祝愿,带着高原雄风,驰骋八千里路云和月、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南昆战马丝绸路的开壁,打破了赵匡胤玉斧划界对云南的百年封闭,创造了云南省对外开放史的空前纪录。沿着南昆丝绸路,战马铠甲、披毡、云南刀、长鸣鸡等云南特产滚滚东向、金、银、锦、帛、食盐和大量的汉文书籍源源西回。范成大《桂海虞衡志》记下了乾道九年(公元1173年)大理人李观音得,董六斤黑、张般若师等23人至横山寨议马时,列出一张所需之书清单就有:

    《文选》,《五臣注》《五经广注》《春秋后语》《三史加注》《五藏论》《大般若》等《十六会序》《初学记》《张孟押韵》《切韵玉篇》等百家之书。并附有短帝云:

    言音未会竟相和,远隔江山万里多。

    百年文化大交流,同样也促进了后理国的社会进步和经济繁荣。

    位于高原彝文化和中原汉文化交汇和对接点上的自杞国,咬定表青山不放松坚决贯彻执行贩马立国路线,甚至国王也亲自出马与南宋贸易,其经济受益最大,国势犹为强盛。其强盛时间当在战马丝绸路全面打通后的15年的摄政王阿巳主政期间。南宋邕州员吴儆《邕州化外诸国土俗记》载:

   自杞今王名阿谢,年十八,知书能华言,以淳熙三年(公元1176年)立,国事听于叔父阿巳。先是,阿巳父死当立,生甫岁余,阿巳摄国事。阿巳摄国事十七年,抚其国有思信,兵强马益蕃。

    就阿谢登基的当年,自杞国与南宋在马市发生了冲突,双方互有杀伤。第二年春,阿谢特派必程为使特国书与宋交涉,希望修好两舆关系,并请以“乾贞”为年号,吴儆傲慢地说:

    汝本一小聚落,只国朝庭许汝岁来市马,今三十余御,每年所得银绵二十余万,汝国以此致富,若忘朝廷厚思,辄敢妄有需求,定当申奏朝廷,绝汝来年卖马之路。

    当然,绝与不绝,谁更需要谁?吴儆心中有数。但他另一段话却道出了心中的恐慌,也活面出了这个西南强国的形象。

    邕州化外诸国,如大理、如罗殿、如西南蕃,皆远小僻陋,各有安于无事。安南国主少危,辛臣用事,兄弟交兵,连年不解。惟自杞一族,近年以来,国势强盛,独雄于诸蛮。异时为患者必此蛮也。

    蕃每岁横山市马二千余匹,自杞马多至一千五百余匹,以是国益富,拓地数千里,独雄于诸蛮,近岁稍稍侵夺大理盐池(安宁),及臣属化外诸蛮獠及羁摩州洞境上。自杞国广大,可敌广西一路,胜兵十余万大国也。

    范成大则言:自杞国有精骑万计。

    为打探自杞国虚实和修好两国关系,以便更好地维系南宋的这条生命线,第二年,吴儆以邕州别驾的身份奉旨出使自杞国,一路派遣谍报人员绘出自杞国之:“道里远近,山川 险易:“

   自杞南与化外州山獠,北与大理,东与西南夷为邻,西至海亦与占城为邻”。

    若纠正吴氏所记方位之偏差,那么,自杞国的势力范围,西界已越过昆明到达安宁;东界已达广西红水河;北括曲靖市全部;南则壤括文山州全部直抵马关、麻票坡。一个横跨三省区(云南、贵州、广西)鸡鸣五地州(昆明、玉溪、文山、红河、曲靖)的泱泱大国业已形成,强于大理国,足以和广西一路相匹敌。

    千里昆战马丝绸路的开辟,功在南宋,功在云南,同时,也打造了自杞国的160年辉煌。

    自杞国人创造的另一个辉煌,便是建造了中国纬度最低的三百里滇东古长城。



第四集    三百里长城壮南天


    公元1998年6月至2000年5月,一个由省内外专家、教授组成的考查组、对云南历史上一件神秘而杰出的工程——滇东古长城进行了全面的考查。随后省内外媒体进行了追踪报导,中央电视台也进行了为时五天的报导。此次考古,特被人称之为世纪末大考古。世纪未大考古的最大功勋是,,全面认定了滇东古长城是军事设施,是东部先民修筑防御西部进攻的建筑。

    专家组组长、北京大学于希贤教授称:滇东古长城全长300余里,跨山越谷,蜿蜒盘桓于马龙、宜良、陆良、石林、弥勒五县的崇山峻岭之中,若以上宽两米,底宽3米、高1.5米的平均数计算,工程总土石方将达2700万立方,若以每人每天建造1立方米计算。需2700万个劳动日,若1万人长年建造,将花7.4年。因而认定,这是一个实力强大的集团,为着同一个目的、统一计划、统一指挥、统一实施建造的。

    那么,究竟是何人?何年?何事所为?人们以积极的参与意识,凭借自己的知识,各自展开想象,努力去推理、解读、破译云南历史上的哥德巴赫猜想。

    滇东古长城最早记录见于450年前明万历云南籍进士李元阳《万历云南通志》:

    鞑子城,在州(路南)东三十里,夷语‘底伯卢’。其城起自曲靖,抵于广西(广西府弥勒州),绵延三百余里,昔酋长弟兄筑此,以分地界。

    越百余年,清初,这条记录又被史学家顾祖禹照录于《读史方舆记要》

    1945年,云南文化名人楚图南考查了滇东古长城,在《路南杂记》中写道:

    这条古长城埂,高广约三丈,缘乱石山脊起伏,严如一条巨龙一样,只是一望看不见两端的乱石堆成的锁链,锁着路南一带的山头。比起我在北方所见的万里长城,其工程的艰巨与气象庄严,虽不可同日而语,但在原始社会或游牧社会也究竟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大工程。县志的记载说这是蛮酋相争时建立起来的。正确年代不知道,建筑人物也无从考证。

    1946年,李埏教授在《路南乡土地理》中写道:“长城埂在州东三十里,水塘铺附近,闻长约十里,为白石垒成,高约三尺,厚二尺,并非砖城,此埂工程不小。

    从李元阳到楚图南,历四百年风雨,岁月的锉刀已把“城”锉成了“埂”,尚见滇东古长城象一条巨龙,锁着路南一带的山头。

    又经历了大跃进、学大寨、修公路、筑房屋的50年沧桑,1999年《石林文物志》写道:
    虽多漫漶,可遗迹犹为显著。此埂,起自曲靖,在天生关入石林县境,经北小村、水塘铺东、所各依、戈衣里、蓑衣山而南,入弥勒县境十八寨,全长300里。

    多人的考查,数百年史科的连续记载,滇东古长城的存在已不容后人置疑,并且,打开滇东古长城“密码”的钥匙,就在李元阳的记录中。“鞑子”,南蛮子、北鞑子,是人们分别对我国南方和北方少数民族的称呼。城名“鞑子”,首先把筑城年代锁定在了元代,因为在明以前入主中原,势力伸进云南的“鞑子”只有蒙古人,夷语“底伯卢”,毛泽东主席改“夷”为“彝”,在彝语里,“底”为地方;“伯”为高山;“卢”为虎。‘底伯卢’即为高山虎城。彝族信奉虎,以虎为图腾崇拜,那么,这句话翻为汉语便是,我们的高山虎城。

    “酋长弟兄筑此”。酋长即蛮长,部落首领也,这句话把筑城者界定在了滇东土蛮圈里。那么哪一个滇东蛮何年、何时筑此城抗击何人的进攻?查阅历史,滇东蛮,秦汉称南夷,三国称南蛮,唐宋称乌蛮,解放后称彝族。

    滇东古长城防御面向西,既为战争所筑,那么,让我们数点昔日大战,看谁符合其实情。

    楚国大将庄跻平滇,楚军是经夜郎国从滇东进来的。

    汉武帝征西南夷,汉军是经贵州的“唐蒙小道”从东部突然进来的。

    三国诸葛亮平南,蜀军是从北转滇东进来的。

    以上,抗击的方位不对,那时的滇东蛮,既没有必要,更没有时间和能力筑此浩大工程。这样、筑城者便理所当然地界定地了与蒙古鞑子同时代的乌蛮三十七部弟兄身上。

    那么,乌蛮弟兄为什么筑长城?为什么南蛮子筑的城要用北鞑子的名字命名?走进历史,我们发现,在自杞国末期,双方曾发生过一次大冲突,这就是孙髯翁《大观楼长联》中所说的“元跨革囊。”

    公元1206年,成吉思汗统一大漠南北,建立了军事奴隶制政权——蒙古帝国,以后,仅用30余年便扫灭了我国北方和中欧、西亚群雄。宋金对立变成了宋蒙对立。然而,偌大个南宋和百万宋军,正面取之,并非易也。成吉思汗便向唐朝名将郭子仪的后人郭宝玉问取中原之策。宝玉对曰:中原势大,不可忽也,西南诸蕃,勇悍可用,宜先取之,借以图宋。于是,成吉思汗及其儿子们便制定了一条“先下西南,截断南宋战略补给线,用南蛮强悍之兵以攻宋”的迂回夹击战略。

    成吉思汗在世时,便率兵进行试探,进至丽江石鼓之北石门关,遇角端兽而还。公元1244年,其子窝阔台派兵十万进攻大理,大理相高和战死于九禾。蒙古兵试图绕道进攻川南,南宋出兵与大理共拒之,1246年,蒙古军北返。这就第一次“元跨革囊。”

    一次试探,一次进攻,蒙古骑兵的铁蹄强烈地震撼了云南高原、敲响了高原警钟。具有战略远见的自杞国国王郍句及其统帅们,从自杞国的战略地位出发,充分认识到与蒙古之战实不可免,只分迟打与早打,于是,制定了自杞国全民防御战略。同时,根据蒙古骑兵善于长驱驰骋,快速奔袭的特长,决定仿效北方长城筑一道滇东长城,作为整个防御战略的核心依托,用以制其锐气,遏其锋镝,也就是说滇东古长城背后有一个“独雄于诸蛮”的自杞国,并且其背景是:南蛮、北鞑即将在滇东高原的猛烈碰撞。

    滇东长城原本就有百余年基础。早在自杞国初期,为了有效防御后理国的侵吞与蚕食,自杞国人便沿西部南盘江一线的马龙、宜良、陆良、石林、弥勒分点修建了无数石堡、战垒、战墙、烽火台。

    滇东有的是石头,有的是忠诚的乌蛮战士和热爱家园的人民。十年苦战,万众筑长城,自杞国乌蛮弟兄用钢钎,用大锤,用火药,用火烧水浇崩石法,将与后理国对垒时期的石堡、战垒、战墙、烽火台连接加固起来,在红土高原筑起了世界纬度最低的长城,这样、中国南方长城便和北方长城共同具有了“阻挡三川胡马乱中原”的防御功能。

当然,南方长城的修建也有别于北方长城,在保家卫国的旗帜下劳动变成了神圣,变成了自觉自愿的义务。长城南尽头弥勒县金子洞坡的岩画,表现的正是这种自觉劳动的场面。

    众志成城。可以想见,百万滇东人,用共同的意志刚筑起来的长城,足以和秦汉长城相媲美,伟岸、壮观、森严,如玉龙般穿  行在滇东高原的崇山峻岭间,从而成为代表自杞国水准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以至于经历了三百年浩劫和磨难之后,仍被李元阳以三百里英姿载入史册,甚至承担了七百年风雨因袭之后,在楚图南先生眼中、还是这样的本色:高广约三丈。沿乱石山脊起伏,一望不见两端,严如一条巨龙,锁着路南一带的山头。
中国长城学会副会长罗哲文考查滇东古长城之后,豪放地写下了《咏滇东古长城》一诗:

奔走长城五十年
喜看城埂出东滇
巨龙虽已身残损
依旧奔腾壮南天

    香港《文汇报》则评说:在云南历史上出现过许多文明遗迹,各自留下了称奇于世的灿烂文化。但无论哪一种文化遗迹,可能都不曾有过象滇东古长城这样庞大的工程,因此,研究世界纬度最低、也是地球最南端的长城,对云南历史文化的建设,对中华历史文化的弘扬,对世界历史的发展,均有着重要的学术价值。

    那么,为什么南蛮弟兄筑的城,会冠以北鞑子之名?其明显的战争功能,会被贬低为以分地界之埂?为什么昔日壮观,伟岸的文明形象,竟然失去记忆,变成了植物人?只化作一道彩虹般的密码,锁在滇东的崇山岭间,让后人解读。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当我们费尽移山心力,揭开历史神秘面纱,这才发现,滇东古长城下,沉理着一场震撼世界的战争风云。一部悲壮惨烈的英雄史诗;一桩千古奇绝的历史公案。滇东古长城的记忆,就是随着这场公案的制造而消失的。
发布了430 篇原创文章 · 获赞 415 · 访问量 925万+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2019 CSDN 皮肤主题: 编程工作室 设计师: CSDN官方博客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扫一扫,手机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