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在为社会做什么

连续两天,接受媒体的采访,忽然发现大家开始关心一个新的话题:设计到底在为社会做了些什么?这不是设计师提出的问题,是代表民意的记者提出的,这说明设计在慢慢地受到了社会的关注了,这是多么好的一件事情呀。但是有多少设计师考虑过这个问题呢?换以言之就是设计到底为别人做了些什么呢。

这个问题也给我带来了许多思考,于是觉得有必要写一篇文章,一起探讨一下设计的意义。

难道设计师是在为自己创作吗?就像许多设计师畅想的自由创作状态,可是比较一下通过作品不断塑造着个人品牌的艺术家们你会发现,设计师并不能通过自己的作品给自己留名,道理很简单,我们数数那些耳熟能详的著名设计作品,有多少人能说出那些设计背后的作者的名字呢?销售了3000多万台的iphone手机是谁设计的?风靡世界的保时捷911跑车是谁设计的?人见人爱的耐克标志是谁设计的?你们家的电视机是谁设计的?你身上穿的衣服是谁设计的?在设计师中最容易留名的要数建筑设计师了,可是面对社会大众而言,有谁会关心中央电视台的大裤衩是谁设计的?鸟巢是谁设计的?……可见设计师的工作不是为了自己。除了满足了个人成就感之外,我看起码从狭义上讲设计师的工作不是为了自己和自己的创作。

我和曾经做了5年摩托罗拉设计部门经理的邱丰顺聊天时,曾发自内心地赞扬过他那款“明”的设计,因为那个设计实在是取得了巨大的商业业绩。可是邱丰顺说:“在大公司里,好设计都不是设计师设计出来的,那些畅销的设计都是市场营销人员调查和预测以及推销的结果,只有他们最清楚市场需要什么。单凭设计师的喜好,很容易设计出市场不喜欢的产品,因为设计师的喜好往往特别小众。”

既然畅销的好设计都是市场调研的结果,那么设计师究竟为社会创造了什么呢?突然发现这是一个多么哲学的命题。正如哲学家永远也探讨不清楚的那些问题: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为什么而来……呵呵!

回归设计的原点,我们发现设计都是发生在事物开始之前,当房地产商拥有了一块可以建筑大楼的土地的时候,他们会想到:我未来的大楼要盖成什么样子呢?当手机制造商正在热销手头的商品时,他们会想:我的下一款产品怎样还能如此受到欢迎?当某人欣然创业的时候,望着崭新的办公室的时候,他们回想:我未来伟大的公司应该叫个什么名字,她的标志应该是什么样呢?当市场营销经理看到下滑的业绩,他们会想:我的网站是不是应该更新了呢?当一个人买到了一套新的房子,他们自然会幻想:未来自己的家应该怎样漂亮的时候……接下来他们都会马上就会想到一个人——设计师。

于是设计师被召唤过来,他们一开始听到的话绝对不是“你自己去创作吧”,而是一大堆业主的理想,不是吗?所以我觉得设计师的职业可以这样认为,当别人有了梦想的时候,他们找到了拥有专业技能的设计师,帮助他们实现他们自己的梦想。

能做一个帮助别人圆梦的人,不是很幸福吗?我觉得这个意义已经很大了。

另外,在交谈中我们还谈到了审美,因为设计师的工作离不开审美,没有人会说:“来给我设计一辆世界上最丑陋的汽车……”

那么我们想一想社会上每个人的审美都是怎样形成的吗?当然不是在课堂上学习来的,因为你想想你在你接受教育的生涯里上过审美课吗?即使你是美术学院毕业的专业人事,你上过审美课吗?我想肯定没有,别立刻就抱怨我们的教育体系,我跟你说国外大多数学校里也没有审美课,我们古代文明中那么璀璨的审美硕果也不是私塾里传授的。而是传成于一间一间的作坊,一代一代的手工艺人。

所有美学教育家都承认,人们的审美来自耳闻目染,来自家庭熏陶,来自社会影响。想想为什么我们今天社会的审美偏差那么大吧?为什么我们今人甚至读不懂祖先的审美遗产。很简单那是因为100年的战争和后来的文化大革命把我们祖先的审美体系都打乱了,否定了,抛弃了……在过去几十年的时间里,我们整个社会人人都穿类似军装一样丑陋的衣服,我们人人家里以穷途四壁为荣没有任何装饰品,我们的城市一片灰暗……我们的民族整整有两代人成长在这样的丑陋的环境里,他们的基因里哪里还有什么审美呢?

那么我们民族的审美秩序将靠谁来重建呢?是政府吗?是领袖吗?是学校吗?是银行吗?我觉得都不是,想想倒述千百年我们古代中国的审美是谁塑造的呢?无疑是那些默默无闻,没有留下任何名姓的古代工匠们,他们有一个统一的“职称”——鲁班,鲁班就是设计师。

我们的审美就建立在从小长大的历程里,在于你的妈妈对于家庭的布置、家门前的花园或场院、街道的气息,还有车站、汽车、餐厅、食物、座椅、餐具、你我的衣服……对了最重要的是:我们彼此的音容笑貌。这些都是设计师的工作,无疑设计师(鲁班)在重塑着我们民族的审美。这不是一个人的工作,不是通过一些伟大的设计完成的,也不是短短几年能够完成的,但是这一切毕竟正在进行着。你看我们今天的城市不是比十年前漂亮多了吗?你看80后90后不是越来越美丽了吗?

设计师对于社会的贡献不是一个作品几个人能够体现的,是一群人通过他们点点滴滴的工作,经过漫长时间才能体现出来的。就像亚当·斯密在《国富论》里所述,每个人在“卑鄙”地追逐着私利的同时,无意识地贡献着社会。

所以我说:设计师别无知地傲慢也别卑微地看小自己,我们的工作很有趣,只需要换个角度看她。快乐地追逐自己的小小成绩吧!也别想着把自己的设计公司做的多大垄断市场,那些都是无知的徒劳和贪婪的欲望,它不是设计。
发布了430 篇原创文章 · 获赞 415 · 访问量 925万+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2019 CSDN 皮肤主题: 编程工作室 设计师: CSDN官方博客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扫一扫,手机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