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响应学校号召捐精猝死 校方支付8.8万被告

郑刚的父亲郑金龙抱着一包证据进法院。(长江商报)

  日前,有媒体报道称,华中科技大学在读医学博士郑刚在响应学校号召为湖北省人类精子捐精猝死,校方“出于人道主义”支付各种费用8.8万元, 并减免郑刚妻子吴某在读研期间的学费和生活费2万元。但郑刚父亲郑金龙一纸诉状将华中科技大学告上法庭,他认为,农村一头黄牛也要卖个10万元,一个博士的命只值8.8万元?

  事发:募“高智商基因”肇祸

  据媒体报道,2011年元旦,隶属华中科技大学的湖北省人类精子库在试运行期间,在校园内拉起横幅招募在校“高智商优质基因”学子捐精子。华中 科技大学在读医学博士郑刚响应号召捐精。2011年2月12日上午11时,当他走进湖北省人类精子库第5次捐精时,身体出现异常,在送医途中死亡。事发 后,校方“出于人道主义”支付各种费用8.8万元,并减免郑刚妻子吴某在读研期间的学费和生活费2万元。对这一处理结果不满的郑刚父亲郑金龙状告华中科技 大学,向该校索赔各种费用共计400多万元,他认为,农村一头黄牛也要卖个10万元。而对于郑金龙索赔400多万元的诉讼请求,被告方代理律师在法庭上表 示,郑刚是自愿捐精,与校方毫无关系。

  记者了解到,捐精与献血不同之处在于,献血是一次性的行为,而捐精是一个较长时间的过程,一般情况下,捐献者往往需要捐献10次左右。据报道,湖北省人类精子库捐精一次有200—300元补贴,完成捐精全部过程有补贴3000—4000元。

  专家:死者恐有隐疾未检出

  生殖医学中心主任龙晓林表示,这恐怕是国内“捐精猝死”的第一例。

  “死者可能本身就有心脑血管方面的疾病,在正常情况下,如果身体没有基础疾病,捐精不会导致死亡。”

  但据报道,郑金龙称,儿子健壮如牛,捐精前曾经过体检,证明身体健康。对此,龙晓林指出,一般的体检往往只是检查基本项目,有些疾病不在检查之列,需要特殊的检查才能发现。“在捐精前会进行一个很严格的体检,但一般并不检查心脑血管疾病。”

  律师:确认死因才是关键

  上海普若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冬松向记者表示,首先要认定死者是因为捐精本身死亡,还是因为其他原因。如果是因为其他原因,学校应该说基本上没有责任,但在人道主义上,可以对死者家庭进行帮助。如果捐精行为完全是出于死者的自愿,学校应当是不需要承担责任的。

  此外,还要考察在捐精过程中,是通过死者自己就可以完成,还是需要外在的辅助,如果是在外在辅助上出现问题,那学校就要承担一定赔偿责任。

  对于赔偿数额,李冬松表示,要考察捐精的用途是公益还是商业,如果是用作商业,那赔偿应该高一些。“不过,即便最后判定学校负有一定责任,郑金龙主张的400多万元的赔偿数额也偏高了。”李冬松说。

©️2020 CSDN 皮肤主题: 编程工作室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